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> 新闻详情
 

比特币暴跌后挖矿产业陷入泥沼

2020-04-29 02:40:27 来源:优信彩票-优信彩票官网-优信彩票app-优信彩票下载 浏览次数 66

  百万老矿机关机,成批出售;丰水机位空置,矿场主只能接盘S9?算力还会不会涨?新矿机要不要搬到丰水矿场……一起来看看,挖矿从业者都是怎么想的。

  如果你是一名老矿工,可能刚以“白菜价”卖掉了你认为即将退出历史舞台的S9,同时,你还开着一些能耗比不算最优的新矿机,在火电矿场薄利运行,你想在减半&丰水到来时搬到四川,但又面临着火电矿场主的阻拦,你正为此头疼。

  如果你是一名火电矿场主,可能一面要为老矿机下架的空置机位招商,降价在所难免,另一面要和坐拥盈利的新矿机、但还是闹着要搬到丰水矿场的矿工理论,做些妥协也无可避免。

  如果你是一名水电矿场主,那更是难上加难,你可能既要为找不着顾客发愁,又要面对竞争,给客户让利、和同行打价格战、甚至在实在无法招满时,自掏腰包接手老矿机来填负荷。

  如果你是一名经销商,那最近可能有种“白忙活”的感觉,经手的老矿机少说也有几千,但每台利润不过5-10块钱,卖了2000台老矿机仍赚不到买一台S19的钱,而手上囤的几台S19(期货)愣是无人问津。

  如果你是矿机厂商,你推出的新代机器量不大,也并不像预想那样被迅速秒完;另一边,和资源方联合挖矿已推行许久,逻辑上说它能让资源方以较低成本得到矿机,但推向市场时发现,大家参与意愿寥寥……

  但让人欣慰的是,虽然面对诸多难题,行业并未发生2018年大批矿工灰心离场的景象。诸多从业者仍坚信,矿业是不可多得的、投入和回报成正比的生意。

  “1500台S9、13.5T,新疆发货,价美,百台起出,1XX!XX你说了算!”

  “矿场出售:云南XX县,9000负荷、5000机位,丰水裸电0.17元/度,电线……

  3月12日至13日,比特币自7300美元处急转直下,一路跌至3800美元,此后10天币价略有回升,于4800-6700美元宽幅震荡。

  但因为币价长时间低于15TH/s级别老矿机的关机价(6400美元),综合后市及减半风险,不少矿工选择在此期间关机倾售。

  持有T2T(25T)和S9等老矿机的李文凯,也在此时陆续关机。其中,S9以一台近200元的价格卖给了矿业公司(矿机经销商),T2T仍在等待上架。

  “都是之前跟我买矿机的老客,纷纷找来说已经关机了,要我尽快批量出掉。大家应该是觉得趁现在还没到按斤卖的价儿,早出早省心。”鸿宇告诉Odaily星球日报。

  即使生意自己送上了门,但因为矿机单价低(依据能耗比、电源不同,S9价格在1-300元之间),经销商也只能薄利走量。

  据悉,S9此前单价在500-700元/台,每卖出一台,经销商能从中抽取几十到一百元,如今一台的中间利润不足10块,堪比2018年底“矿机论斤卖”时期。

  根据据,大暴跌后10日内,比特币全网算力应声下跌至95.2EH/s,相较暴跌前全网算力的峰值122.5EH/s(3月初),跌幅达22%,与2018年底“矿难”的跌幅(25%)相当。以最先关机的15TH/s算力机型计,10日内,全网约有190万台矿机关机。

  对持有老矿机的矿工而言,他们原想等5月份寻来丰水续命、等到减半行情出现,但这次暴跌,直接把老矿机”退役日“提到眼下,矿工们一下子失去了所有的备选方案,只能停机。

  即使苦撑到现在,根据币印矿池数据,以当前币价6875美元和0.38元/kWh的电价成本计,T2T(25T)和S9的挖矿净利也已归零。

  据李文凯介绍,他手上的蚂蚁S9,是在去年陆续购入,进价1000-4000元不等。经过半年以上的连续运作,总体回本。

  对于持有新矿机的矿工来说,关机价更低、极端行情下尚能挺一挺,但币价若像上个月那样长时间低于“预期值”,将再次拉长其回本周期。

  其在去年新矿机价格炒高时迟迟没有入手,而是等到了矿机价格较低的今年1、2月份。

  “前后买了两批新矿机,算力在50T-60T之间,不是最好的矿机,但当时币价横了挺久,矿机价格已经掉到了差不多150元/T,觉得是时候抄底了,外加也想在减半前出掉老矿机,同时想抓住减半前‘算力、币价平稳’的契机挖一挖,减半后就运到丰水矿场,后续币价可能还会涨,一年回本也说不定。但这阵子的币价,回本估计要到15个月了。”

  上文言及,大暴跌造成了上百万台矿机关机,部分经过转手,又流向了电价成本更低的矿工/矿场主处继续运行。那买家是何心态?

  根据据,相比于最低点95.2EH/s,截至4月14日日15:00,近七日全网算力已经升至115.4EH/s,涨幅达21%。

  鸿宇告诉Odaily星球日报,和自己购买老矿机的相当一部分都是丰水矿场主。

  水电矿场因为电价成本低,被誉为老矿机的再生“神药”。去年,四川的丰水电价普遍在0.24-0.25元/度,比去年的火电电价便宜30%-40%左右。

  然而,就在去年老矿机S9等能大规模运行时,丰水矿场已然显示出过剩迹象。如今,矿工纷纷倾销S9,矿场主还能顺利完成招商吗?

  根据下图的关机币价公式,以当前全网算力、难度和0.23元/kWh的丰水电价计,减半后S9(13.50T)的关机价为将近9400美元,也即减半后比特币需拉升27%,并且维持该点位不破,散户才有可能运行S9。

  当然,也有一些矿工认为,减半后,随着部分老矿机关机,全网难度或会下调,“每日每T得币”有望上升。但也有部分矿工认为,老机器该关的都关了,眼下在跑的都是不怕减半的机器,最近上涨的算力有可能是新机器上架,一来矿机厂商/经销商那儿一直都有库存在售,二来也不排除矿机厂商通过联合挖矿上新算力。

  从后一观点出发,减半后S9的挖矿成本恐怕不降反升,风险巨大。即使实际情况偏向于第一种观点,但“每日每T得币”一旦上升,所有的S9都会蜂拥上架,那么作为食物链底端的中小矿工运行S9仍缺少优势。

  大部分散户无意保有S9到减半后。如果币价下跌,S9关机,矿场主又面临机位空置、电力浪费的问题。这对丰水矿场的打击无疑是致命的。

  据四川大型矿场主王海平估算,全网大约有300万台S9,其用电量约为400万kWh,这个规模的用电量,按每个矿场2万kWh负荷算的线个矿场将陷入招商困难。

  据王海平介绍,其矿场去年合作过的大部分矿工,今年再找已少有回音。即使某客户有几万台老矿机,但因为行情还不明朗,无法确定能开多少负荷,因此机位也无法定下。

  更令人无奈的是,和去年一样,丰水机位的价格战已经拉响,王海平在朋友圈中看到,已有同行报价0.2元/度,可谓“低价甩卖”。

  据王海平估算,在考虑拿电、矿场建设、运维等成本后,矿场主获取一个机位的成本价在0.18-0.19元/度之间,由此可知,0.01-0.02元/度的差价对于矿场主而言相当薄利,而在去年,矿场主能实现的利差可达到0.06-0.08元/度。

  降价总有底线,在此之外,为了吸引矿工,部分矿场还提供“免押金”、“无需预交电费”、“矿机一到矿场,即给矿工预支一个月收益(会收取一定费用)”等优惠政策。

  币印矿池创始人朱砝判断道,“今年这个币价下,丰水电预计会跌到0.22元/度以下,能比去年便宜个10%。”

  王海平接下来的计划略显无奈。“困难时期,给矿工让点利没问题,都好商量。到5月底实在还没填满的线填。”

  根据公式,其运行S9的关机价为7500美元,也即减半后币价若延续当前较低的价格,矿场主也能运行S9。

  再来看投入,若减半后S9仍维持当前200元的较低价格,一个2万kWh负荷的矿场,约需购入14300台S9(13.5T),累计需投入290万元,这笔投资相当于再造一个矿场。

  一边是老代矿机大批下架离场,另一边,尚在开机,但能耗比并不那么高的新矿机(如功耗比在55W/T以上的矿机)也在寻求丰水续命,机位空置、电力浪费的问题正摆在火电矿场主眼前。

  上文提及临时关掉矿机的李文凯,因为是矿场的老客户,因此矿场主免掉了附加费用,李文凯在结清电费、下架费后即能拉走矿机。

  矿工张胜在去年下半年将新矿机托管至火电矿场中,如今距离合同到期还有小半年,但在币价长时间低于预期的背景下,外加丰水机位在“打折”出售,其有意提前中断和火电矿场的合同,预签水电矿场。

  但新矿机作为“盈利”机型,不像不得不关机的老矿机,矿场一般都规定了各式各样的违约条款,如扣押金、扣一月电费、甚至是赔偿一笔不小的损失费等。

  张胜介绍道,“就看他当时和矿场怎么签了,要有明确规定可能比较难办,但矿场主要是通情达理仍然可以商量着来,大家同坐一条船,他也不至于逼得太狠,这以后生意还要不要做了对吧?要是没有明确规定,那大家就扯皮呗,各说各的理,最后得出一个双方都能接受的条款。”

  在经过和矿场主连续几天的“唇枪舌剑”之后,张胜及其托管方双方终于各让一步,达成协议:合同期内,允许张胜搬走一部分矿机,但要保证用电负荷在80%以上,也即张胜可将越20%的算力搬到丰水矿场中。

  但张胜强调,达成协议的前提是,双方还能活下去,活不下去肯定一拍两散了:要么矿工把矿机扔矿场不要了,电费也不交了;要么矿场主打算鱼死网破,死活扣着机器,矿工也没办法。

  据火电矿场朵米科技介绍,平台正考虑让利,将电价调低0.01-0.02元/度。

  在此基础上,张胜表示,到了机器大量迁移的丰水期,火电矿场正式进入“淡季”,电价还会下调。从往年的经验来看,其电价可降至0.31-0.33元/度。

  除开机位招租,矿场转手的信息也不少。其中有些是已经建好并运行过的矿场,大部分则是裸电卖家。

  矿场主因何卖矿场,笔者对几个出售矿场做了统计,有人是因为减半行情不如预期,外加宏观经济不确定性较大,遂决定变卖矿场矿机换流动资金;有些老矿场则是因还得改造才能使用、当前招租又困难,遂变卖了省心;有的矿场主则为了回笼资金,投入到更优质的资源中。

  从矿工、矿场主和经销商各环节看,当前挖矿无不艰难。但在诸多的坏消息中,我们也仍能看到一点希望和安慰。

  对于新增算力的规模,相信自有3000P算力的大矿工——币信矿业十分了解。

  据刘飞介绍,春节之后,矿机基本没什么交付,这之中既有疫情延误的原因,更重要的还是矿工购买意愿低。

  “蚂蚁S19系列已经推出了,大家可以看到市场的基本反馈,以及即将发布的神马M30系列,量真的没有多大。因为现在币价太惨了。现在7000美元,减半后挖矿收入几乎等于去年3500美元的时候,但是去年那时候算力才有32E,现在的算力100E,你看多惨。这时新购置矿机回本周期都巨长,动辄两三年,谁会来买?两三年之中大家又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。刚过去的3.12币价又跌了,没人有信心大批量地买。所以整个丰水期,应该还是这些存量矿机在博弈。”

  鱼池COO大鱼也肯定道,“减半前后新机器的产量不多,有些厂商在投片阶段就找到大户,看有没有可能联合挖矿,从而把双方的成本降到最低。对于矿机厂商而言,它能保存资金持续流片、活下去,大户也能以成本价拿到机器。但是即便是这样,大家的意愿也不是很高。”

  去年丰水,四川矿场遇上了旱灾,本该5月初从天而降的雨水,硬生生被推迟了1个月,对广大矿工、矿场主造成了不小损失。到了今年,刚进入4月份,“雨水就来得比较好“,可谓给今年丰水挖矿开了个好头(但也有人担心后续降水量过大而发生洪水)。

  从政策看,不少矿场主推断今年也优于去年。据云南矿场主刘冲介绍,在之前,逢用电高峰时有的地方会供不上电,这是政策限制挖矿的一大原因;但今年云南受疫情影响,地方工业用电相对减少,电力资源或有富余,所以管理者有意愿通过数字产业消耗电力产能。

  “一年中只有在换矿场或是机器升级换代时多操点心,其余时间不会影响本职工作,等着收币就行。”

  其次,在整体经济下行的当下,挖矿难,其他行业也不见得容易。“整体而言,你挖矿,付出的回报是能获得等值甚至超值收益的,还是要坚持下去。”

  “投资玩家越来越多,中小矿工的话语权就变得微不足道,他们动辄投资几百万上千万,咱还拿20-30万去冲,没啥意思。挖矿的确跟以前不一样了,2017年那会儿1万块也能投,10万块也能投。”

  “所以,对于中小矿工来说,不排除有些时候,比如眼下,你持币可能比挖更合适,又如牛市信号已经很明显的时候,要等挖矿产出再套现是很慢的,那时还不如卖币。所以要灵活转变,量力而行,不能在不合适地时机冲进去撞树上了。”矿圈资深韭菜李文凯似乎已经想通透了。

 
优信彩票-优信彩票官网-优信彩票app-优信彩票下载